Tuesday, June 04, 2019

六月的那一天

那一年,我高二。從電視新聞裡看到廣場上讓人震驚的景象。隔天下午,聽說可以全班集體請公假去聲援,於是臨時班會決議,老師也同意。我們一起從南海路搭公車,去到國父紀念館。抵達時已有各高中的學子,大家找個位置坐下。某人正慷慨陳詞演說,激動莫名。其實我覺得有些荒謬:幾千公里以外,有人的肉身被輾壓,而我們說是要支持他們,但窩在這裡唱歌演講,能夠起什麼作用?其實心裡圖的,還不就是合法翹課,附帶偷看坐在附近的綠衣白衣與黃衣黑裙們

隔年,另有一群學生,集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,開出了一朵野百合。我正準備聯考,只是曾在搭公車時路過遠望。此後台灣快步走上另一條道路,很多事都不一樣了。

這些年過去,大國變強國,而我們開始叫自己鬼島。

今天早上的校園,陽光亮麗。一面彩虹旗垂掛在日治時代建造的紅磚樓,樹下有那隻常在附近晃蕩的黑冠麻鷺。

紅樓,麗日,彩虹旗,黑冠麻鷺,這是日常的一天。我想,
這就是三十年來的轉變。




Thursday, June 15, 2017

那段日子看過的電影

《紐約時報》日前刊出一篇文章,中文版也摘譯了。影評人選出了本世紀至今的心目中25部最佳電影。詳細片名與介紹的中譯版如下:
https://cn.nytstyle.com/culture/20170612/t12best25films/zh-hant/

我看過6部,上映時間集中在2000-2006年間。恰好都是念博士班時在美國看的。

這不意外,這片單是《紐約時報》的影評人挑選的,所以自然會與美國相關的經驗較易吻合;也很自然,人生一階段一階段推進,那年那時想什麼愛什麼做什麼,會有某些常模與體驗,而過去了走到另一片風景,也就不一樣了。

Thursday, August 04, 2016

網路世界活化石


早上收到 NetZero 寄給我的通知,說是帳戶久未登入,舊郵件即將刪除。NetZero是美國的網路服務商,當年我曾註冊使用了一陣子。我的帳號還在喔?還有舊郵件?
試著連上首頁,猜想一下密碼,竟然成功登入了。看看郵件,其實自己從未真的使用這個信箱,裡面都是廣告信與spam,最新的一封是2005年的某某生日優惠。其他信件標題快速瞄了一眼,看來都是貸款、色情、處方藥、交友、盜版軟體...。還有標題是賣微軟最新最強大的作業系統,點入一看,Windows XP 新上市!
信箱充斥垃圾信,被刪了無妨。離去前查看一下自己的帳戶資料,一切凝止在十幾年前:住在安大略湖邊上城市的學生宿舍,電話號碼的area code是舊的,註冊的帳戶是使用電話撥接上網的免費服務。都是過去式了,我卻還能登入。
原來網路上留著這樣的時空膠囊,而我的身分就像是活化石。

Tuesday, October 27, 2015

指路


阿和肉燥飯,高麗菜,魚丸湯。20分鐘,65元解決午餐。簡單滿足。
正在牽腳踏車要回返,旁邊一輛黑色大車停了下來,車主出聲喊我,標準國語,外省口音:對不起,請問一下... 我回頭,一個精瘦斯文的中年先生拿著一張畫著簡易地圖的白紙問我:請問某某菜粽在哪裡?我說前面就是圓環頂菜粽,但我不確定你問的是那家。他又指著紙上說,人家告訴他還有一家進福炒鱔魚,是不是也在附近?我說就在旁邊啊,快到紅綠燈那裏就是了。他連聲道謝離開。
移居台南,總還覺得自己是台北人,於此地為客。但原來我也可以幫外地人指路了。